首页 > 文章 > 时政 > 舆论战争

阳和平:经济学是科学吗?

阳和平 · 2022-03-21 · 来源: 正经沙龙
收藏( 评论() 字体: / /
有派系的,从均衡出发的经济学都不是科学

  [编者按]本文是2022年3月18日正经轻讲座《经济学是科学吗?》文字整理稿,主讲人为对外经贸大学阳和平老师。

  轻讲座是正经沙龙新开通的线上讲座活动,其特点是时间短,话题集中,内容精炼。轻讲座一般主讲15-20分钟,互动交流5-10分钟,整体时间不超过30分钟。

  本文已经演讲者审阅。

  |有派系的,从均衡出发的经济学都不是科学

  今天我讲讲经济学是不是科学。我拿我自己的一些想法,多年考虑这个问题的一些思考跟大家聊聊。

  首先大家当然可能说,什么是科学啊?科学更像一个哲学的命题。但是,什么是科学?其实也反映着一个人的世界观,这是个世界观的命题。

  科学这个话题来到世界上已经几百年了,可以说从文艺复兴时期开始,有好几百年了。资本主义出现以后,人们就谈论科学。那么,为什么我们今天还要谈论这个话题呢?这是特别老的话题了,原因是,在自然界,什么是科学,大家的争议好像不大;但是在社会学科里边——你看我说社会学科,我没说社会科学——我认为社会科学很难成立。

  社会学科里边,什么是科学,争论还是远远没有结束。

  人类对自然界的认识已经越来越科学了。通过科学的研究,到底什么是科学,争议不大。因为在自然科学里边,人们可以客观地看世界,然后能从这些客观的观察中,总结出一些客观世界背后的规律性的东西。这些对客观世界观察背后的规律性的认识,或者叫升华,可以经得起反复的实验验证。物理学也好,化学也好,你提出一个理论来,拿这个理论指导实践,这个实践的结果和你的理论相符合,那么你的理论起码是不被否定的,它和数据是一致的。但是,人类对自己的认识,对人类社会的认识,远远没有达到同样的程度,这里边争议非常大。关键的原因就是,因为对社会的认识牵扯到每个人的个人利益,所以很难客观地观察认识自己周边的社会。

  但是科学不能从主观的愿望出发,科学没有义务为你的主观愿望辩解,科学是无情的。科学是观察现象,然后总结出背后的规律来。所以,知其然不是科学,对现象的归纳不是科学,这些仅仅是走向科学的第一步。

  你可以把好多现象归纳起来,比如说二十四节气,二十四节气是科学呢,还是对现象的归纳呢?二十四节气背后没有回答是地心说还是日心说,它不在乎;而且二十四节气只在北半球有用,到南半球完全颠倒了。所以它是对现象的总结,知其然但不知其所以然。

  我知道有人会拿什么中国的远大历史来反驳我。但是那都是一种主观的看法,而科学不能是主观的。自然科学里边,科学就是对自然规律的认识。在自然科学里边,什么是科学的,什么不是科学的,这里边争议基本上没有。

  但是在社会学科里边争议是非常严重的。相比自然科学,一个观点,一个结论,是不是科学的,在社会学科里边是非常难证实,因为影响因素太多了。

  自然科学也是复杂的。你说社会学科是复杂的,社会现象是复杂的,但是自然现象也复杂。我觉得最根本的原因就是,人们在研究社会现象里边,很难客观地,不带自己的利益地去观察。

  一个学科是不是科学的,我有个简单粗暴的判断方法,这个方法不是已经经过验证的,肯定还有很多不同意见,所以我这个简单粗暴的判断方法,是不是科学还有待判断,有待证明。我的观点是,凡是有派系的学科,就不是科学的,就是不科学的。

  物理、化学只有未证实的假设,比如说爱因斯坦的相对论,在被证实以前,争论很大,但是被证实以后没什么好争的,它符合实验结果,所以被证实的,是没有派系的。

  但是,经济学,尤其是宏观经济学,派系林立。这说明什么呢?说明它不是科学。

  我这个简单粗暴的判断方法,一个学科里边要有派系,有不同学派不同观点的,那就证明它不是科学。当然我这个理论也有待证明。

  大家也知道,国内的经济学有两大类,一类是政治经济学,一类是所谓的经济学,或者说西方经济学,或者主流经济学,它们的差别是挺大的。

  政治经济学主要的还是从马克思主义那边流传下来的。因为在西方,在美国,不敢说别的地方,在英国可能还有政治经济学,在美国几乎没有政治经济学了。在中国,政治经济学主要还是从马克思主义研究方面遗留下来的。政治经学主要是叙述、描述社会,有些基本原理,有的也挺玄乎的,但是数学不多,基本上不用数学。相比之下,主流经济学基本上是数学的堆积,全是数学,尤其是到研究生阶段,全是数学。

  但是经济学里边所用到的数学,据我的观察,基本上是玩弄数学游戏。你用数学不等于你是科学的,因为数学本身就是一个工具,你用的对了,能反映客观的规律;滥用它,就不是科学。

  比如说爱因斯坦的能量质量转换,E=mc2。你有什么证据,这个转换是这样子的,它为什么不是立方,为什么不是开方?有千千万万个不同的数学公式来描述质量和能量的转换,哪个公式是对的呢?只能通过实验来验证。

  经济学里边用了大量的数学,数学推导再怎么样并不能证明你是对的。经济学里边数学滥用是常态。他们怎么办呢?他们从我要什么结果出发,然后看我需要什么样的假设,通过推导达到我要的结果。

  有人给了这么一个定理,挺有意思的,任何你想要达到的结果,总是存在一个假设,或者一些假说,使得你这个结论成立。

  因为数学推导的过程,就是从假设到结果,只不过是把假设和结果联系起来罢了。牛的经济学家,往往就是那些能够找到合适的假设,使得他所需要的结论获得成立。

  但是,定义不是我们研究科学的出发点,定义是人们观察世界的工具,是一种交流的工具,因为你要对话,所以你要对你的观点,对一种现象,提出一个定义。但是定义是在观察之后,不能在观察之前。先有现象,后有认识,所以定义必须是在有了现象以后,对一种现象给一种定义。

  数学本身不能证明一个研究是科学数学是个工具,经过实践检验,你的预测和你的理论结果是不是一样的,跟现实是不是相符合。如果符合,那么这个数学公式背后所代表的理论有可能反映了客观世界的规律。

  我举个例子。数学是工具,医学也是工具。医学可以用来骗人,也可以来治病,就看你的目的是什么。我教计量经济学,我发现计量经济学跟医学有很多相似的地方。差别就是医学治病把人治死了,要赔偿要坐牢的;相比之下,计量经济学安全多了,我没听说过任何一个计量经济学的研究导致了研究者坐牢。这可能是我选择计量经济学的原因,它比较安全。

  我的感受就是,内行骗外行太容易了。我看现在很多计量经济学的应用,很大程度上就像莆田系的医院给人看病一样,他们从赚钱出发,他总能找出你有病,并且需要治疗的依据,各种化验,X光,MRI(核磁共振)等等。由于信息不对称,他们能把你吓得要死,你就乖乖地把钱包交给他们。我自己上当受骗好多次。这个咱不多说,大家可能都有亲身的体会。

  所以,同样的,目前我看到的计量经济学的应用,比较普遍的现象就是在变量上选来选去,挑来挑去;函数形式,用对数,二项式;用交互项,用什么什么;甚至在数据上的选择上揉来揉去,直到自己满意的结果出现就停止了。这叫什么呀!欲加之罪何患无辞。

  很少有人做一个模型,做一个回归,出了结果,会思考这个问题:我这个结果能不能被证伪?他不这么做,得出结果就停下来了。

  就像我教的学生里边,我经常问他们,真理的标准是什么?你选模型的标准是什么?你是按照主观愿望,还是实事求是。我们是要挖掘数据中客观存在的关系呢,还是为了自己的主观判断找依据?

  有学生问我,阳老师,我这回归结果出不来呀。我说,什么意思啊?他说,回归结果不显著啊。你的目的是什么?就像你做药,你研究一种对新冠病毒有用的一种药,或者一种疫苗,你做了半天,最后效果不显著,没有什么效果,你怎么办?没效果就是没效果嘛。所以,你的数据最后不支持你的结论,这就是你的结论嘛。你干嘛非要找一个支持你的结论的呢?

  所以人们总是在计量里边揉啊揉啊,直到自己的期望值满足了,就停下来了。他根本就不考虑,这些前提假设是不是符合客观事实,所以他们特别注重数学推导,但是数学推导,结论完全建立在前提假设上。前提假设是荒谬的,你推导什么没用。

  客观世界就是一个打架的、矛盾的世界。我每天都经受着客观世界的矛盾。比如说,万有引力时时刻刻都跟量子力学打架,今天我坐在这里,为什么不到地球中心去?就是因为量子力学里边,原子核,原子、分子结构,不让你的力学渗透它的这个范围,它有势力范围。所以,在宏观上的万有引力,地球、星球之间的引力,但是到原子层次了,引力就是次要的了。两种力打架。

  比如说我们想飞,我们没有飞机,我们想飞翔,你怎么办?你就要研究客观规律。客观规律就是打架的,就是矛盾的,就是冲突的。

  但是,经济学的模型基本上都是清一色的,都是从均衡出发。当然有可能我的见识太少,反正我没见过从矛盾出发来研究经济的。当然政治经经济学,马克思主义是从矛盾出发的。主流经济学基本上可是清一色的,不是从矛盾出发。起码你应该研究价值和价格的差别,这就是矛盾的运动。

  我还在B站上发过一个简单的视频,就讲价格和价值的矛盾运动。所以,几乎没有经济学从研究这种矛盾出发来看问题的,他们把所有背离均衡的现象都归结于外界的冲击,这就是一种世界观。他们认为资本主义是一种自然的状态,是平稳的,出现经济危机的根本原因就是外部冲击。这家伙好荒谬啊。

  所以这些经济学都不是基于对客观世界的观察去得出结论,它们的目的就是,资本主义是平稳的、巩固的等等。

  我有第二个简单粗暴的定理,凡是从均衡出发的经学模型,都不是科学的。

  好,关于什么是科学的,今天我给了两个简单粗暴的定理。

  第一个,一个学科里边有派系,它就不是科学的。因为这里边是主观的,派系的产生就是主观的,不是客观的。客观世界没有什么好争的,事实没有什么好争的。

  第二个,在经济学里边,凡是从均衡出发的,都不可能是科学的。因为客观世界是矛盾的。

  我留十分钟,大家提问题。要不然光我一言堂了。

  [问:矛盾和打架应该不是一个层次的概念。]

  打架不就是矛盾造成的吗?打架呢就是一个一个通俗讲矛盾的意思,就是这个意思。

  [问:经济学具有非历史性,什么意思?]

  主流经济学确实有非历史性。政治经济学倒不是,政治经济学是非常历史性的。主流经济学认为经济现象是均衡的,均衡就没有历史了。均衡就是,不管供给,需求,什么东西,它是静止的。然后,他们研究从一种静止状态到另一种静止状态,中间怎么来,它不管。他们说,我们研究静止状态,动态的很难,动态都是从外部冲击造成的。

  [问:很多人反对政治经济学,说它没有量化,没有公式,只有质的规定,你怎么看?]

  是有这个问题。所以,政治经学需要量化。

  但是,这个指责也有点不公平,在什么地方啊?凯恩斯的宏观经济学,凯恩斯1936年那个论文,就没有数学公式。凯恩斯的凯恩斯主义本身是没有数学公式的,因为它不是一个均衡的模型。所以,后来人们搞什么IS-LM,各种模型,都是试图把凯恩斯的宏观经济学,这些论述,套在、死扣在均衡的框架里边。一到均衡的框架里边,凯恩斯主义就完了,就丧失它的生命力了。所以宏观经济学的均衡,一般均衡,各种均衡,它本身就否定了凯恩斯主义。所以,你要说政治经济学没有数学模型,凯恩斯的理论其实也没有数学模型。然后,凯恩斯主义的后来者,想把凯恩斯的那些观点通过数学模型表达出来,但是他们是通过一般均衡的方法来表述的,里边漏洞特别多。所以,新自由主义为什么一直攻击凯恩斯主义的数学模型?因为它不是从矛盾出发,给了一些特别让人不能信服的东西。

  所以,你要指责政治经济学,没有数学模型,其实凯恩斯主义也是同样的。

  像物理学里边的那些矛盾运动,天体的矛盾运动,光电的矛盾运动,那些数学公式,是一个动态的过程,是矛盾运动的。你要用这个样子来研究经济学,现在经济学的里边数学是不够用的。这是一方面。

  另一方面,他们的出发点,资本主义的经济是自然的、趋向稳定的,所以它不需要这种矛盾的公式。

  [问:有人想用计量经济学来量化政治经济学,是否可行?]

  计量经济学,不管你怎么去做,最后基本上还是个线性模型。线性模型就没有矛盾,它不是有矛盾的运动。怎么去描述一个矛盾的运动?不知道现在还没有这种模型。

  所以,将来当然可以在计划经济里边用计量经济学,因为它就像统计学一样。统计学有好多,计量经济学就是统计学的一种工具,它就是研究变量之间的关系,所以,可以做这些。但是我这讲的不是统计学方面的数学模型,而是讲的结构上的模型,就是结构上互相之间的什么关系。主流经学一般都是线性的模型,不管再复杂的非线性模型,但是最后,模型的平稳状态,只有用外部干涉,干扰项,去使得它偏离自己的稳定的状态,这是一般的普遍的现象。

  这里有网友说,我做毕业论文,为了达到想要的结果不断换公式。就这么回事,人们就揉来揉去。这完全就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。完全是滥用,滥用太普遍了。

  [问:计划经济能不能解决经济危机?]

  当然可以。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的最根本的原因是什么,哪一天我们需要再把这个好好讲一讲,就是因为资本主义经济是为利润服务的,那么利润是什么呢?就是总产出减去工人阶级的总消费,那个差别,那个剩余,如果能变成新的投资,那就变成利润了。这个投资增长的速度快,超过了工人消费的增长,造成生产过剩危机。资本主义如果能有计划、按比例地调节投资和消费的关系,它可以避免经济危机。但是这不是资本主义生产的目的,资本主义是为了利润而生产,所以它不可能把产出和产能,和消费能力按比例发展,这是不可能的事。除非打仗的时候,为了战争它可以搞计划,但是平时是不可能的。

  [问:经济危机是不是可以证明主流经济学的不合理性?]

  主流经济学在它的模型里边本身没有经济危机,基本上我没见。早期上世纪30年代、40年代有人搞过,就是Endogenic Business Cycle,内生性的经济危机。但是从那以后,基本上经济危机都是外部冲击造成的。就连凯恩斯主义也没有解释为什么经济危机会发生,他只说出现危机了怎么办,那就采用赤字预算,财政政策,等等措施。

  [讲座至此结束]

「 支持乌有之乡!」

乌有之乡 WYZXWK.COM

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。
帮助我们办好网站,宣传红色文化!

注: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,侵删!
声明: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本站观点——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:蜗牛

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,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公众号

收藏

心情表态

今日头条

最新专题

热议联想

点击排行

  • 两日热点
  • 一周热点
  • 一月热点
  • 心情
  1. 时代尖兵:揭秘上海某高校领导文革中被打倒的原因
  2. 本来忽悠中国网民,结果却是大翻车
  3. 刘继明|再谈“民左”:为了主义,不得不争——答狂飙网
  4. 俄乌战争是中国舆论战的照妖镜
  5. 从南斯拉夫教训看今天
  6. 蒋跃飞|俄乌战争新观察之三 ——为什么大多数国人力挺俄罗斯?
  7. 读懂《毛选》的人有多通透(全文高能)
  8. 从作家老T晚年经历看“迫害”真相
  9. 辉瑞被迫公布所有YM数据,副作用记录让人吃惊!
  10. “北约滚出去”?!
  1. 幽灵:对于某些历史问题的一点思考
  2. 明德先生|神秘的察哈尔学会浮出了水面:中国人,你为什么不先跪?
  3. 从老干部言行看文革“迫害”真相
  4. 张网红到底想干什么?
  5. 迎春:论中国人民对俄乌战争的立场
  6. 左大培:应当把主要的斗争矛头对准北约
  7. 张煜被“死亡威胁”:医疗资本利益集团已撕掉最后的伪装!
  8. 欧洲金靴:对今晨张文宏医生文章的一点理解
  9. 钟南山,我终于失去了你
  10. 子午:从疫苗、核酸到抗原,不能再让资本发国难财!
  1. 赵磊:战局生变,普金咋办?
  2. 一个广东省汕头市辅警的再次呼吁:认清事实2
  3. 赵磊:如果毛主席在,他会支持谁?
  4. 赵磊:俄罗斯别上当,继续打!
  5. 吴铭:一篇不打自招的供状
  6. 毛主席机要秘书谢静宜,为何在82岁高龄写下了这本重要著作?
  7. 张文木: 毛泽东两个预见, 点明乌克兰事变结局
  8. 合作?共赢?——评《中美关系合作共赢的大势不可逆转》
  9. 幽灵:对于某些历史问题的一点思考
  10. 俄罗斯的真实目的,终于暴露了!
  1. 德高望重的黄炎培写信:愿意当毛主席的好学生
  2. 战争进入第21天,俄罗斯报复果然很有一套!
  3. 从老干部言行看文革“迫害”真相
  4. 战争进入第23天,俄军正面临更严峻的战场考验
  5. 战争进入第20天,俄军终于取得了一个重大突破
  6. 明德先生|神秘的察哈尔学会浮出了水面:中国人,你为什么不先跪?
澳门精准免费资料大全49,澳门精准一肖一码今晚,澳门精准免费资料金牛,澳门精准免费资料大全金牛版,,澳门精准三肖三码免费